J

今年冬天,很冷。

如果,爱下去

 

真讨厌下雨天,太阳伞根本就挡不住,阿秋边恨着这突然加大的雨,一边跑进候车亭。

收起伞,雨伞的水哗啦掉在地上,洒了前面的人一脚,虽然他的裤脚也湿了一大片,但是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,阿秋在那人转过头来的瞬间不住地说“不好意思不好意……”,还没说完,那张脸就让阿秋的脸凝住了。

 

曾想过无数次如果再见面的场景,要怎么打招呼,要怎么微笑,还是要怎么装酷,或者怎么去打探对方过的怎样……但,命运安排者总会为你安排一些无法招架的意外。

 

微微地傻笑,“不好意思哦”,阿秋不知道是在说刚才的事,还是在说以前的事。

 

“嗯,没事。”男人的脸上在看到阿秋的一瞬有一丝惊讶,瞬间就恢复自然,“下班?”

 

“嗯。你怎么会在这?”阿秋忍不住问。

 

“接了个工程,客户在这边,刚谈完。”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阿秋,眼神是一样的高度和角度,却不一样的温度。

 

“哦。”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了吗?做得好不好,找到人结婚了没?现在过的怎样,他的母亲再婚了吗?……很多很多,再次见面,阿秋一下子冒出很多问题,但是理性却占据了她的心头,现在他的一切,都不该自己过问了吧。

 

“哦?”

“啊?”

“哦,就没了?”

“还应该有什么?”

 

一小阵沉默。

 

“赶着回家?”

“……”阿秋犹豫了一下。

“不太赶,那去对面坐坐。”男人指指对面的西餐厅。

还是这种像是询问的命令口气。

 

阿秋计算着和他“坐坐”的利弊:如果被其他人看见了,如果被老公知道了,会有什么后果。

 

“如果不方便,就算了吧。”男人低下头望着脚,拿不准是失望还是什么表情。

“那就坐坐吧,那么巧碰上了。”阿秋想着,就是随便坐坐,没那么多事吧?而且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,或许以后再碰上了也不会那么尴尬吧,好歹也曾经认识了十几年,然后特别好了一阵子,结果最后成了陌生人,好几年。

 

再见已隔数年,回忆却似昨日。

 

4年多前,阿秋刚跟初恋男友分手。

当时阿秋觉得初恋男友太腼腆,太紧张自己反而觉得没有空间,而且也不够预期的那么高大威猛,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,加上工作的压力,还是觉得单身好,匆匆地就分了手。

 

这时他出现了。这个男人叫阿桥,是阿秋初中的前桌。

 

从初中开始,就有人传出阿桥喜欢阿秋,可是陆陆续续有人向阿秋表白了,阿桥却一直没动静。依然像个事不关己人事的,但也有事没事约好几个人和阿秋一起玩耍。到了高中,阿秋在市里念高中,阿桥留在了家乡的高中,暑寒假依然都有约出来玩,但阿桥也没对阿秋表现得特别殷勤,大家在一起时也不喧闹,只是通常安静地坐在那里,和旁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。阿桥挺聪明,却比较贪玩,高中毕业,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,最终去了一所计算机学校。阿秋考上了重点大学。虽然学业差距有些大,但两个人又在同一个城市念书了。

 

大学期间,阿桥偶尔会在网上找阿秋聊天,偶尔也会过来阿秋学校找她聊聊天,吃吃饭。

直至工作,分隔了两个城市,阿桥也偶尔会跑来找阿秋聊天,吃饭。

 

现在回想起来,阿秋惊奇发现他们之间竟然保持了那么久“良好的关系”,那么后来的发展,是有预谋的?不过这个伏笔可够长。

 

阿秋与男友分手并不干脆,藕断丝连的,阿秋也说不上很讨厌前男友,除去前面嫌弃的,前男友对阿秋真的很好,能做家务,对阿秋呵护之极,就连知道阿桥的存在也忍了,当然,那时,阿秋并没有让阿桥知道她恋爱了,因为阿秋个性比较纠结,像恋爱这种事情,也是藏着掖着,想要稳定了才向朋友亲人公布。

因为初次的恋爱,并没有给阿秋想象中的幸福感,偶尔在网上吐露不快,阿桥就会在发短信给阿秋,为她开解,也很因为潜意识对阿桥的依赖、信任,阿秋也经常向阿桥诉说苦恼。

阿秋经常晚睡,所以阿桥规定,阿秋必须每晚12点前睡,如果不,就会在12点准时发来信息,催促阿秋睡觉。阿秋觉得这样不好,却没能说出不好的真正理由。

阿秋没有删短信的习惯,不经意地,男友发现了阿桥的存在,却也没有去找阿秋质问,后来他说他相信阿秋能处理,但私下又担心得要死,以他特殊的方式爱着阿秋,更加全方位的默默监视着阿秋的一切,手机,qq,微博……正是因为两个人没什么沟通的经验,初次恋爱,以阿秋的抗议没有自由结束。

 

阿桥却是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,分手后,阿秋终于对阿桥说了恋爱的事,阿桥惊讶之余,也终于捅破了友谊的那层纸。

 

阿秋犹豫了,一直以来觉得最安全的倾诉对象,是了解她的最多的人吧。

安静的男人冷静地诉说的情谊,触动了阿秋心底的弦。

阿桥发动了攻势,每个星期过来,要不找阿秋吃饭,要不想方设法见阿秋一面。

因为熟悉,两个人相处起来很轻松,阿秋在阿桥面前可以毫无遮拦,因为他知道她够多糗事,无需再遮掩;不高兴了也可以朝着阿桥揍上几拳,阿桥一遍咬着牙忍受,一遍也笑嘻嘻地表示要努力锻炼结实了给阿秋出气;他跟阿秋诉说他的奋斗计划,两人的未来;阿秋喜欢旅行,他说要带阿秋去世界各地,然后把旅程凑成一副扑克牌……如果一直就这么打打闹闹下去,会不会是一对恋人的幸福结局?

 

阿秋的前男友依旧在坚定地等着阿秋的回头。

 

这个时候,很戏剧的,家长插手了。因为阿秋到了适婚年龄,再不嫁就成大龄女青年。

 

阿秋和家人说了自己的感情经历,并表示不着急。

 

以为自己能自由恋爱的阿秋,却在透露了这些感情后,不知亲友智囊团已经把阿桥分析了个透彻,

 

七大姨八大姑轮番轰炸:阿秋不应该和阿桥在一起。

 

阿秋是独生女,父母结婚晚,现已年过半百。

 

阿桥也是独子,而且从小失去父亲,由母亲辛苦抚养成人,至今工作不稳定。

如此,他给阿秋的承诺,似乎都将成空头支票,而他肯定要带着唯一的老母一起生活,那么同为独生的阿秋,2个年轻人就得负担3个老人的生活,更不用说以后还有孩子。阿桥勾勒的未来固然好,却很不现实,而且实现他勾画的未来,两人必须很努力工作,而且还不一定能实现安稳,阿秋想过的生活。还有阿秋的父母,给了阿秋20余年的幸福生活,是不是该为他们着想,难道还要他们下半辈子,还为了阿秋的生活,还继续工作,担忧?

 

原来,一个人的幸福生活,不是可以不顾一切去追求,如果你在乎的人难过了,你还会继续幸福吗?

 

爱情,不能当饭吃呀。

 

阿秋不是没想过和阿桥一起奋斗,不是没想过两人的努力也能让父母们过上幸福生活,不是没想过不顾长辈们的反对,来场自由恋爱的胜利,以自己的幸福生活打败一切怀疑的眼光。

 

但是,生活就是那么喜欢但是。

如果,生活拿来那么多如果?

 

阿秋一向是理性的人,也非常孝顺。此时的责任感已经将被感情充满的脑袋冲洗干净。是的,阿秋没有觉得自己那么厉害,厉害到凭自己的力量能面对以后的柴米油盐,房子,车子;没有勇气抛开一切追求自己的快乐幸福,而想象父母年迈仍旧辛苦劳作为生计;她此时做出了一个人生的重大决定,进入生命的下一个过程,为人妻,为人母,给父母安稳快乐的晚年,给他们添个胖外孙,完成自己来到世上作为一个平凡女子必须履行的义务。

 

那年,是个多雨的年份。

 

阿秋硬生生突然掐断了和阿桥的来往。没有电话,没有信息,如在阿桥的生活中消失一般。

阿桥苦苦地追问过,阿秋没有过多解释。

她说不出口:因为你没多些兄弟姐妹来分担抚养父母的责任,因为你没有稳定的工作来负担房款,因为你从前吊儿郎当的性子让长辈不相信你的人品,因为我没有信念推翻他们的怀疑来相信我们之间会有美好的未来!因为我没有信念相信爱情能支持我们走下去!

她想着长痛不如短痛,如果两人感情陷得越深就越无法自拔。若是陷到连自己都拔不出来的程度,那可怎么办?

 

所以,阿秋接受了各大姨各大姑们的建议,在见过几个所谓合适又门当户对的男人后,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初恋男友组成了家庭,初恋男友也没有显赫的事业,但稳定的工作,薪水,家庭在老人们看来,是能让阿秋生活得轻松些,重要的是,这些年,他仍一直在爱着阿秋。

 

也不是完全没基础的感情,平平淡淡,安安稳稳也这么过来了。

工作4年,买了套3房的房子,父母帮忙付的首期,和老公每月供着。每天上班下班就为了那份稳定的薪水,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的工作;买菜煮饭,回家抱抱孩子,父母跟这住在身边,能享天伦之乐,也能帮忙带带孩子;休年假了,也能和老公出去旅行旅行。似乎外人眼中的幸福生活,就这样了。阿秋心中也没了什么盼头,供房,养孩,能保证一家人平安、不愁吃穿最重要了,就这样相夫教子,什么梦想,都见鬼去吧。

 

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态,就被今天的“巧遇”激起了涟漪。

那些所在心底的冲动,那些想打破常规,不顾一切的声音,只顾自己快活的冲动,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

坐在西餐厅里,阿桥给自己点了杯橙汁,“你要什么?”

阿秋满脑子想的是怎么套他的话,想知道他过得怎样?漫不经心地翻着菜单,问服务员介绍。

服务员说丝袜奶茶不错,是这里的招牌饮品之一。

“她不喝奶茶。”

阿秋抬起头,对阿桥笑了笑,“你还记得?”

阿秋从前因为喝奶茶,晚上会睡不着觉,所以基本不喝奶茶。

“嗯。你不是喝了会整晚睡不着吗?”

阿秋心思不在饮料上,也给自己也点了杯橙汁,把菜单递回给回服务员。

“对啊,不过生了小孩后,可能补过头了,或者工作太忙了,现在不管吃啥喝啥晚上都睡得特好。呵呵。现在就像头猪似地。你看我是不是肥了好多?记得你们以前就爱叫我肥肥,这回这是自己也认了。”

“还好啊,胖点也挺可爱的。和我记忆中的,差不多吧。”

“哦,还是以前你也觉得我肥咯。”

 

服务员把橙汁端了过来。

 

阿桥笑了笑,抿了口橙汁,没接话。

阿秋喝了口橙汁,咬着吸管,不晓得接些什么。

 

阿桥低头看着手中的橙汁。

阿秋偷偷瞄着阿桥,这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,此时似乎有些陌生了。发型没怎么变,脸上的痘痘倒是消了,痘印的痕迹挺明显,皮肤不太好,是经常熬夜的缘故?就是好像比以前更安静了,安静得陌生了。

 

“你……还在做原来的工作吗?”

“恩,现在和堂哥合伙,自己接工程做。”

“哦,基本按照你的预想进行咯,挺好的呀。”

“预想?”阿桥扬了扬眉,又没搭话。

“呵呵,是呀,你当初就说先做经验,然后再跳出来自己做嘛。”

“是哦?是吧。”阿桥漫不经心地答着,喝了口橙汁,像是随口说的,“那些计划,是要有人一起完成的。”阿桥抬头望了望阿秋,眼神有些失落。

阿秋知道阿桥所指,有丝慌乱,故意撇向一边,大口大口地吸着橙汁。

 

餐厅外面,停着过几对穿着校服刚放学的小情侣,依偎着在同一个伞下,正等着绿灯准备过马路。

 

“那,你……结婚了吗?”

“准备了哦,下个月底。”

“哦。那很快了哦。家里也急了吧?”

“恩。”阿桥嘴角撇了下。“要来吗?在君悦饭店。”

“你都没给我帖。”

“是不是给了你就来?”

“你给我帖我看看请的诚意够不够再说。”阿秋耍赖着。当初她结婚因为怕先生不高兴就没请阿桥。

 

“你没怎么变嘛。”

“你倒是变帅了些,沧桑了有男人味些了嘛。”

“帅得晚了些,之前没人要的。”阿桥看了阿秋一眼。

“呵呵,不会吧,不知道多少小妹妹偷瞄你都不知道,呵呵。”阿秋心虚地打着哈哈。

阿桥望了眼阿秋,叹了口气,“算了。”

阿秋疑惑地瞪了阿桥一眼,阿桥却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。

 

“雨小了点,你要回去了吗?”

“嗯,要回去了。”

 

阿桥喊了服务员结账,两人走出西餐厅。

 

“我送你坐车。”阿桥打开他的雨伞,这种命令性的霸道语气却是没怎么变呢。

“嗯。”但是阿秋还是打开了自己的迷你太阳伞。

两人并排着走到了对面车站。

 

没等一会,阿秋要坐的公车来了。

排队上车前,阿秋回头对阿桥说:“要幸福哦!”

是对阿桥的祝福,也许也是对自己的期许吧。

“好。”阿桥微笑着。

 

没有再见,他们也不需要“再见”吧。

从阿秋决定离开阿桥的那一天起,就做好了不在见面的打算了。

从那时起,两人就像交会过的相交线,越行越远。

 

排在阿秋前面的小情侣依依不舍地说着再见,似乎距离明天相见的日子,是那么天长地久。

不知他们的这份感情,能否支撑到现实生活。

 

阿秋在下雨的季节,听到以前曾听过的歌,偶尔也会偷偷想,如果,当初坚持爱下去了会怎样?

如果,生命拿来那么多如果?

但是生活总会继续的。

 

雨又变大。依然不考虑路人的心情。

每年都有雨季,只是每个雨季的故事都不一样。

 

评论
热度(1)

© J / Powered by LOFTER